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~ ~ 歡迎來到中臺科技大學護理學院 ~ ~

 
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從技術到藝術(201310)
新增網頁1
 

從技術到藝術

胡月娟201310

西元1999年在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(Las Vagas)頭一次看到太陽劇團的表演,真令人嘆為觀止。奧運體操或傳統特技,加上多重劇場元素(舞台、道具、科技…),讓我源生在紐約觀賞「歌劇魅影」後,隔日還要再看一次的衝動。十幾年後,太陽劇團襲捲了全世界,也來到台灣表演,許多人欣賞後,皆有神乎其技的共鳴。

莊子的寓言故事,常以孔子當主角。有一則寓言提及孔子看到一位捕蟬達人,拿著一支竹竿粘蟬就似檢東西的輕鬆自在。孔子向達人請教捕蟬秘訣,捕蟬達人陳述其在嘗試捕蟬數月後,由失敗中想出方法來,即在竹竿頂端綁置彈丸,從一顆彈丸開始,練習手撐起竹竿也不幌動,練就此定力功夫後再加重竹竿頂重量,即改成三顆、五顆彈丸。換言之,粘蟬時,身體得站立似枯木,手如枯枝。同時雙眼得練習只見蟬的翅膀,專心凝神於一,蟬就會變得無限大,此時在森林中即處處可見蟬的身影,所以粘蟬就像在撿東西。孔子的結論是沒有所謂的神乎其技,一切都是訓練操控出來的結果。

不論是閱讀庖丁解牛的故事,或觀賞電影「送行者」的遺體護理,其操作過程都讓人感覺宛若一曲動人的樂章,行雲流水中沒有駭人的鏡頭,只讓人領受到藝術作品的美感。

想必庖丁拿著利刃在支解牛時,已融入牛中,所以能讓利刃避開骨頭關節,優遊於肌里間。送行者在作遺體護理時,也是以心和身,一一補足往生者的種種需求,達成生死兩無憾。相信庖丁與送行者在完成每項任務後,皆會如欣賞一件藝術作品般的四處環顧,躊躇滿志。

康德認為美是沒有目的的目的性,即在主觀上沒有目的,客觀上卻達成目的。就似人走入大自然,山水的存在主觀上並非為人而有,但人看了山水心生歡喜,「山色有無間,江流天地外」的動人詩句吟詠而出,客觀上人已歷經美感經驗。

護理學院兒教系、老照系、護理系,皆涉及人的照顧,照顧與技術操作息息相關。藉由照顧技術,可以自然的走入案主世界,照顧技術是建立彼此信任關係的基石。我們試著回憶自己學習一項照顧技術的經驗,必定從「知之」開始,認真記憶每項步驟及其運用原理,繼而「好之」的不斷練習:「我在做xx技術」;最後達成「樂之」,即將技術內化成自己的一部分:「我就是xx技術」,執行技術時,融合了自己的特質、判斷,恰似本能的流暢,而達所謂的藝術化境。

希臘文的學校(School)意指休閒,學校的功能是「藏修習遊」。隱身於學校不必工作,所以可以盡心暢快的修讀、研習與悠遊其內。

近幾年護理學院各系教師,無不致志於改善各項照顧技術的教學方法及教材的編修。研發問世的數位教材也獲得教育部的認證,這是對教師們辛苦耕耘的肯定。

如果授課教材似電動遊戲,教師在教學過程,即扮演了陪伴學生操練過關的「遊戲」與「朋友」角色,或許會在學生心上烙下更深的印記。

親愛的護理學院師生們,讓我們一起正視照顧技術的重要性,相信我們的堅持一定可以引領我們從技術走到藝術,而自與案主互動中,體悟照顧意涵,熱愛照顧專業。
 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