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
~ ~ 歡迎來到中臺科技大學護理學院 ~ ~

 
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拒絕二分法201801
拒絕二分法
胡月娟201801
成書於二百多年前的紅樓夢,又名石頭記,其不只成名於東方,西方研究的學者亦很多,紅樓夢成就了許多碩博士論文、專書、期刊論文…,其周邊文創產品,如電視劇、電影、紅樓餐飲、庭園設計、服飾、傢俱…不計其數。
此本小說內的人物多達四百多人,書中許多經典名句:「滿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」、「世事洞明皆學問,人情練達即文章」、「女兒是水做的骨肉,男人是泥作的骨肉」,迄今仍為普羅大眾琅琅上口。
紅樓夢四百多人架構的人脈網絡,就是一個人生現行的道場,每個人物都有其值得細細思惟處。無奈人們常將焦點鎖定在賈寶玉、林黛玉與薛寶釵的三角關係,以情愛故事待之。黛玉葬花,寶釵撲蝶,烘托出前者多愁善感,柔弱似柳,後者的活潑世故,富生命力。在人性傾向同情弱者、失敗者的態勢下,抑釵揚黛不逕而走。事實上書中對薛寶釵的一字定評是「德」、「時」,及艷冠群芳,讓人不禁感慨真得是一千個讀者,一千本紅樓夢!
最近身歷一個半小時互動,就將一個40歲生命貼上標籤的場景。人處在某個情境,因應的方式迥異,但我們對人的評判都止於「知其然」,而非「知其所以然」,僅以眼見為憑的下定論。問題是這個眼見到底是肉眼、天眼,抑或是慧眼?!
再者,每個人對刺激、事件、情境的反應方式,攸關其人格特質,人格特質又取決於先天(基因),與後天的教育、環境複雜互動的結果;且特質絕不等同價值。但我們在評析一個人時,常易將其特質視為價值?!
例如曹操,人們就視其為一代奸雄,而忽略其文采、對元配的深情…。在七步成詩、洛神賦、多病、早逝的營造下,曹植變成才高八斗(謝靈運:天下有才一石,曹子建獨占八斗,我得一斗,天下共分一斗!);曹丕做了皇帝(魏文帝),屬人生勝利組,其文采真不如曹植嗎?人們對其評語卻是負面多於正向,其間又夾含了多少人為的偏見?
每個人的生命都是深不可測者,也是時時刻刻在變化者,很難用一句話就來判定人的價值,例如「傲慢、忠誠、純真、不誠實…」。蔣勳「微塵眾」一書,記載了許多紅樓夢的小人物,從中似乎也可照見每個人部分的身影。
隨著懷舊療法的興起,生命故事書或生命敘事、生命迴廊…已為人耳熟能詳。在做生命回顧時,我們可以讓一個人慢慢還原成特定經驗上的個人,而非一個人只是某個特質的擁有者。事實上,我們都期望別人用「知其所以然」的來體諒、瞭解我們;但我們在看別人時,卻是用「知其然」的觀點,判定某人就是某個特質甚至是某種價值的擁有者。
回顧身處唐玄宗安史之亂的王維,在保全音樂班子的所有人性命下,為安祿山譜寫登基大典的樂曲,而被冠上叛國賊,若非其弟弟捨身相救,就沒有「田園詩人」的「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」。
漢武帝時代的司馬遷為李陵辯護,而被處以宮刑,但忍辱完成了曠世鉅著「史記」,其對人物「皮肉處刻劃不休」的個案、脈絡式書寫,至今仍是成一家之言。
記得涂爾幹曾說,每個人身上都有小人、貪婪、忌妒、說謊…種種劣根性,當有朝一日自己也無法接受自己的某些劣根性時,我們可能就會以一些戲劇性的情節來創造壞人、敵人,即所謂的代罪羔羊。
事實上,生命無法以正邪、黑白、善惡、優劣、好壞、高低、有理、無理來二分。儘管人生活在同一個畛域,彼此的瞭解仍可能止於表面,就是夫妻「睡破三床席,心事猜不著」(台語),何況其他人?!
每個人的好惡受限於其有限的觀點、感知,所以偏誤叢生。既然如此,我們又何必在乎別人的褒貶?!楊緯的「一百歲感言」,陳述道「我們曾如此期盼外界的認可,到最後才知道:世界是自己的,與他人毫無關係。」
2018年已蒞臨,新年新希望,期望每個人在尋找生命意義時,能珍惜經驗的價值,與每個遇見的人好好互動,留下歡樂及沒有遺憾的記憶;對於自己無法改變的某些人事物,也能坦然接受,將評判的主權,掌控在自己手中,肯定個人內涵與可愛處,而達回首蕭瑟處,也無風雨也無晴的淡定與從容。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