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流水不伏(201312)
新增網頁1
 

流水不伏

胡月娟201312

自古至今,水一直是詩人筆下歌詠的主題。它可以從磅礡氣勢的「滾滾長江東逝水」、「大江東去,浪淘盡」,乃至繪景述情的「問渠那得清如許,唯有源頭活水來」、「水光接天,一碧萬頃」、「伊人在水一方」、「清水出芙蓉」、「春來江水綠如藍」、「小橋流水人家」、「白毛浮綠水,紅掌撥清波」。但水也有駭人的一面,例如海嘯突襲、氾濫成災。

若說水無情或許有失公允,因可能是人類與自然不圓融共生的結果。猶記得晚清劉鶚的「老殘遊記」,曾詳實描寫黃河氾濫,地方官治理黃河的干瘡百孔問題。地方官認為若將堤防築妥,黃河不再氾濫,每年治理黃河的經費,中央就不會再撥款下來,地方官可就無利可圖了,因此是人為所致或天災難防尚有待爭議。

最近與碩一研究生討論「流水的路徑是如何形成?」,每個人分享其經驗與想法。結論是流水會找到自己的路,因為它有奔向大海,或者就是要流動的堅定信念。所以流水不會畏懼叢山峻嶺、九彎十八轉的阻擋;沒有路就發揮滴水穿石的耐心與毅力;一路忍受烈日的酷曬,地勢起伏的緩疾、分和,在信念的支持下,一路高歌奔向大海。依此鼓勵碩一研究生,應立下信念,「我就是要兩年畢業」,在完成目標的過程,效法流水的精神,終致走出自己的路。

每次唸到李白的「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」,就能感受到水那種在高處的堅持,與一瀉千里,義無反顧的率真。

視野攸關人的高度與寬度,恰似人爬山,不同高度,所觀察到的風景當然有異。俗諺騎著馬兒上高原,高原上有燦爛耀眼的陽光,有深邃蔚藍的天空,一旦遠離生活的山谷、陰影,沉浸在陽光的舒撫,靈魂的翱翔,人們對生命的熱情就會再度源生。

看到雲門舞者在池上以山巒、稻田為幕的恣意舞動四肢,就想到舞者每日都得耕耘自己的身體,開發身體潛能的極限,以展現身體美的最大化,在學術這塊園地耕耘的我們又何嘗不也該如此呢!

老子說「上善若水」,水的包容性也很值得人學習。水可以轉化成雲,帶來晴空萬里,讓人想像力騁馳,毫無壓力;也可以變回原形,掉落大地,滋潤萬物。

水是我們的老師,總可以顯現許多啟示。在一路走來的努力中,不忘「行到水窮處,坐看雲起時」的瀟洒,休息一下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喔。

 
瀏覽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