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~ ~ 歡迎來到中臺科技大學護理學院 ~ ~

 
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
說話

說話

109年7月胡月娟

  在春假連假結束前一天,走到校園踏青。偌大的校園杳無人跡,只見各式花卉在睡飽後,精神奕奕的綻放著。想起去年受氣候影響,許多花苞都無法走完開展、授粉、結果的過程。今年花試圖要將去年的績效,在今年一次做足。有位家裡從事養蜂產業的研究生,因去年蜂蜜產量銳減,今年榮景在前,只好將訂好的論文口試時間往後延,先顧好產業再談學位。

  少了人群干擾,天空的鳥兒自在的展翅飛翔;池裏的錦鯉魚,怎麼看怎麼美,在光影的挪動下,魚鱗幻化成絢爛的顏色,終於能體會何謂波光瀲灩之美。最喜歡欣賞小葉欖仁新綠抽長,自蘋果綠漸層轉成深綠,枝椏排列充滿向上伸展的力量。眺望遠山如碧,天上雲朵舒卷,真得是「山光照檻水繞廊,舞雲歸詠春風香;好鳥枝頭亦朋友,落花水面皆文章。」(引自宋-翁森的四時讀書樂)。

  走累了在宿舍前休息,終於看到一位男學生,拿著手機正為一隻黑白貓拍照。貓不怕生優雅的走著,男學生耐性的左右調整拍照角度。思緒調整回來,細數著宿舍棟數的排序,怎麼會自三棟,不見五棟,就跳到七棟呢?!突然聽到七棟宿舍前庭有溫柔的說話聲。在樹叢遮掩下,好似有位女學生。休息完踏上回程,終於看到那位女學生面對黑白貓,不斷的說話,聽不清楚說什麼,倒是那隻貓很溫馴的聽著。

  作家朱天心說愛貓橘子是她的家人,橘子死後,她每晚抱著冰冷的骨灰罈入睡,想著要給橘子一個最漂亮的墓碑。也曾聆聽一位教授分享她的愛犬,這隻狗從小就跟她一起睡,老化生病入住動物醫院的加護病房,一天要價二萬元,花了一百多萬元治療費後接回家,她與先生、兒子,三人輪流照顧,終不敵死神的召喚。愛犬過世火化,他們將其骨灰放入家族的墓地。

  人自稱為萬物之靈,若從有說話能力來看,倒是有幾分真實。動物無說話能力,但與人互動就是那麼貼心,好似能意會人們的話語。想起兒女在小學時自路邊撿回一隻小狗,取名灰白,飼養在後院。灰白從小就知道大小便要在後院四周的花圃,絕不會排泄在磁磚上。全家赴英讀書三年,將灰白寄養在朋友家裏,回台後朋友牽著灰白,我們在路上接牠,一看到我們,灰白就非常自然的跑過來,那一幕迄今想起仍歷歷在目。兒女大學畢業,全家牽著灰白去照相館拍照留念,留下灰白抬頭深情看著我們的鏡頭。灰白過世後,我們也試圖領養一些狗,但都無法教會這些狗去花圃大小便而作罷。想起灰白陪伴兒女成長的過程,想起兒女撫摸著灰白說話的背影,想起帶著灰白四處遊玩留下的回憶,動物雖不會說話,但牠們讓人的思念,卻勝過言語無數。

  護理系上也有多位視貓狗為家人的教師,聆聽蕭慧玲老師講她與愛貓的種種故事,堅信任何相逢皆有因緣,任何因緣皆有時盡,珍惜當下,共譜美好,或許是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掌握且盡心力做好的事。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