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~ ~ 歡迎來到中臺科技大學護理學院 ~ ~

 
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
找回閱讀的樂趣

找回閱讀的樂趣

胡月娟 2020.11

最近連續聽到二位護理所的研究生,分享她們想要研究「親子共讀」的議題,二人都在醫院的產科病房工作。她們談及醫院目前正在推廣自孩子出生開始,就施行「親子共讀」,所以醫院也在設置相關的空間。哇!自人呱呱墜地新生兒時,就鼓勵父母親唸繪本,講故事給孩子聽,真是太厲害了。

根據腦部認知發展的相關理論,小孩出生時的哭聲,不分種族,其型態雷同。隨著父母的照料,接觸環境的影響,新生兒的哭聲開始出現差異。例如德國人說話的重音在前,新生兒的哭聲就會出現前面重後面輕;反之法國人說話的重音在後,其新生兒的哭聲就呈現前輕後重,這是藉由模仿而來。依此推論,自出生後,父母就拿書本給新生兒看或唸給他們聽,在鏡像神經元仿效學習作用下,烙印在孩子腦部的可能就會是看書習慣成自然。如此一來,或許可以避免所謂「好(ㄏㄠ)讀書不好(ㄏㄠ)讀書,不好(ㄏㄠ)讀書好(ㄏㄠ)讀書」的窘境。

想起二千三百年前,征戰歐亞非三洲皆獲勝利的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帝,夜深人靜時,他發現內心深處不是得意而是荒涼。在百思不得其解時,他去請教老師亞里斯多德,亞里斯多德回答他,戰爭帶給人類的不是幸福,建個圖書館吧!可惜亞歷山大帝32歲就病逝,其夢想由部將托勒密一世將之實現。托勒密拉加於公元前305年在埃及宣佈為王,將亞歷山大城建造似雅典城,展現其軍事大國及文化大國的風貌。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,公元前246年就有了世界上第一座亞歷山大圖書館的誕生。

當時地中海入港的船隻皆得靠岸接受盤查,不是盤查金銀珠寶,而是詢問船上有無任何書籍,若有就會請人將之抄寫在羊皮紙或莎草紙上,再行歸還。若不是希臘文或埃及文,就請船上懂得文字者,幫忙翻譯以便謄寫一份。當然這期間也有些是經購買、騙取、掠奪…等方式取得者,不論如何收集了近七十萬卷,範圍包羅萬象,天文、地理、食譜、香料…。加上延請科學家、哲學家、文學家…撰寫,使得這座圖書館真可謂知識的瀚海。為了讓人們方便使用此座圖書館,更發明了如何編制目錄,為了追求知識,二千多年前埃及人的如此用心,其情真令人感動。

一書在手,有任何想法可加註,或畫線或圈寫其上;往後有疑問或心血來潮,還可自書架上取出翻閱,踏實許多。隨著網路的走入生活,對數位原住民而言,已習慣在在電腦、手機上查詢閱讀資訊。實體書店的數量已不似往昔,甚至在學校課室,或任何機構的開會現場,皆可見人手一機,雙眼緊盯螢幕的景象。對我這種數位新移民而言,真有些落寞不真實感。我還是喜歡看到篇篇論文,細細瀏灠,反覆揣摩字裡行間之意。

隨著人們談及以跳躍式修正取代滾動式修正,不同世代汲取知識的方式也大大不同,只是衷心期盼,人們獲得知識的喜悅是代代相似的。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