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~ ~ 歡迎來到中臺科技大學護理學院 ~ ~

 
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
在恐懼中學會勇敢

在恐懼中學會勇敢

110年9月胡月娟

最近半個月來,每天早晨撿起院子的報紙,頭版就是阿富汗的消息,「Retreat from Kabul」重新躍上腦際。喀布爾是阿富汗的首都,它是一座超過三千年歷史的名城(約3500年),喀布爾有貿易中樞的意涵,因它是連接中亞與南亞貿易的必經之路,中國史書「漢書」中記載的「高附」就是喀布爾,自古很多帝國為了爭奪此戰略要地而長期征戰,值得注意的是,這些侵入者從來就沒有真正贏過。

最有名的入侵者就是亞歷山大帝,其生於西元前356年的馬其頓王國。亞歷山大帝一生皆在追求領土與權力的擴張,也所向披靡,只有在阿富汗被射了一箭,摔了一跤,讓他對征服有所新的詮釋。

亞歷山大帝13歲就受教於希臘著名的哲學家亞里斯多德,亞里斯多德教導他如何活得有品質,亞歷山大帝一生隨身攜帶的是亞里斯多德為他翻譯的荷馬史詩,喜歡詩作與侵略行為間是否有矛盾之處,只有亞歷山大帝本人才清楚。

亞歷山大帝曾問老師亞里斯多德,什麼是永恆的意義或價值,亞里斯多德建議他做人類知識的傳承,而促成了亞歷山大圖書館的建立。亞歷山大帝在三十歲時已經建立當時疆域最大的帝國,但32歲過世時,卻讓二隻手放在棺木外,示現死亡帶不走任何他一心追求的領土與權力。

由報紙頭版相片可見許多人試圖離開阿富汗,聯合國在喀布爾設立安全區,以保護這些試圖離開者,但這些人將往何處去呢?8月30日法英在聯合國安理會提案,為防歐洲再現2015年難民潮產生的問題,面對現在的阿富汗難民,歐盟打算籌措數十億歐元,以協助處理難民問題。借鏡德國2015年在漢堡市安置敘利亞難民一萬人的成功經驗,當時德國總理梅克爾基於人道精神,及德國也需要基礎人力,而答應接受敘利亞難民,後因發生性侵事件,將許諾的七萬人降為一萬人。這中間有許多人藉機操縱媒體,誇大問題,販賣恐懼,導致德國市民態度由接受難民變成反對。

漢堡市的政策是將一萬個難民平均散佈至各區,而非將難民集中居住形成一個集中營式的生活情境。漢堡市請來麻省理工學院city science的團隊,結合建築、大數據、經濟、社會...各領域人才,在漢堡市各區舉辦社區公民會議,由各社區的領導人物主持會議,社區民眾參與公聽會,陳列其反對理由,再由city science團隊當眾在類似撞球桌上設置的各區地圖,以樂高積木做鑲嵌,馬上可以呈現該區各種大數據的資料,以做理由釐清,讓市民的恐懼有所抒解,而非任由不實的恐懼恣意發酵散播。由下而上,由上而下的共同面對難民問題,解決問題,而非一味的抗爭。

難民融入漢堡市各區生活,解決了當地所需的基層勞力,敘利亞小孩在校的認真學習,勤奮感恩的態度也影響了德國小孩。難民開設餐館、投身居家服務、至工廠工作等皆需繳稅。這個方案施行二年後,難民所繳的稅,已超過漢堡市投資在他們身上的花費。
三千多年來,飽受戰火蹂躪的阿富汗,讓無法選擇在那裏出生的人民,在恐懼中學會勇敢,在政權擺盪中,學會視無常如平常。臺灣八月中下旬的報紙專欄、社評屢見「阿富汗啟示」,例如「美撤出阿富汗後,台灣安全之道」、「台灣走過阿富汗之路改變了什麼」等。當臺灣被人譬喻可能成為未來的阿富汗時,是否更應檢視、反思現有一切的得來不易,更應珍惜沒有什麼是理所當然。

走呀走呀,不知不覺來到了人自職場撤退的年齡,儘管閱讀過、撰寫過各種老化理論,一步一步面對它,好似還是有些不習慣,原來知行合一是有距離的,不必矯情地故作鎮靜,尤其是往事不如煙的重播,讓人不得正視過往狀似有誤的抉擇,但這就是真實人生。個案的一句至理名言:「雖是苦瓜湯,但層次分明,餘韻無窮。」在耳畔輕輕響起。是呀!幾千年來人類一直在問將往何處去,未來的不確定性,無可避免會令人心生恐懼,恐懼人人都有,但若對社會有使命感,就會有源源的熱情與勇氣去學習,以克服恐懼。阿富汗人民的在恐懼中學會勇敢,應該就是最好的實相智慧。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