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~ ~ 歡迎來到中臺科技大學護理學院 ~ ~

 
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
轉化或改變

轉化或改變

110年10月胡月娟

1998年在英國修讀博士學位時,論文主題是慢性病患者的健康概念與行為,在研讀文獻與訪談個案,發現健康概念已不是世界衛生組織所定義的「健康不只是沒有病而已,還要達到身心靈的安適美好狀態(well-being)。」許多慢性病患者與慢性病共存歷程,身心靈層面不論是主觀感受,或客觀評估都可謂是well-being。

整理健康概念文獻更發現人的罹病(illness)是一種轉化(transform)過程。有些個案會將罹病受苦賦予意義,例如診斷為癌症,歷經手術、化療、電療...,身心備受疼痛、煎熬,若個案認為這是在為子孫消業障、祈福,這種意義感讓個案甘之如飴的承受痛苦萬分的治療過程。子孫來探訪個案時,個案欣喜的與子孫互動,子孫感受到被愛,也更樂於來探望個案。反之,若個案對罹病抱持責怪他人的態度,家屬來探望時,看個案疼痛、不適,若說:「別擔心,忍耐一下,一切都會過去。」個案的反應可能就是:「你們永遠不會瞭解我有多難受。」家屬聽完可能會源生罪惡感,因為自己是那麼不瞭解個案,或許就不太敢來探視個案,以避免彼此互動的尷尬。慢性病患者對健康的概念在轉化過程,會接受目前的自我,並試著將自己獨一的本質發揮出來,而不是改變(change),因為改變得先拒絕目前存在的自我。

我很喜歡聽貝多芬的月光曲,因為這首曲子伴隨我國中、高中做數學的時光。貝多芬28歲就有雙耳聽不見的問題,30歲愛上一位16歲來跟他學琴的貴族少女,囿於階級之故,這位貴族少女是不可能嫁給貝多芬的。這首月光曲是貝多芬獻給這位少女,聽不見的貝多芬在愛的驅動下,藉著音樂向少女傾訴綿密愛意。由貝多芬傳記可知,他因耳聾這個致命問題,曾想過自殺,但藉由轉化,接受耳聾的事實,努力將他音樂家的天賦發揮到淋漓盡致。歡樂頌多麼令人振奮的樂章,很難想像作者耳朵是聽不見的,用心、用腦可以取代耳朵的聽見,貝多芬比很多人都更健康。

當人步入老年期,在咀嚼過往之餘,難免會懊悔、遺憾、自責,與其沉溺於已無法改變的過去,倒不如與自己和好吧!至少我們已經很勇敢的走過這麼多歲月,珍惜自己,感激自己的勇氣,與過去的自己和好,既使身處發展的最後階段,也要活出自己,不要錯過生命。

每個人的生命都是一杯鹽水,只是濃度不同罷了。當我們有傷口時,碰到別人,我們傷口的疼痛程度,端賴對方鹽水的濃度而定,別人有傷口時,碰到我們這杯鹽水,其感知的疼痛亦然。想通了,就不會將自己卡在受害者的角色,而不斷想要用攻擊來保護自己,人際關係處處可見一花一草一如來。

職場除了讓人藉工作來養活自己或家庭外,工作的意義或為何工作,比靠什麼工作維生更為重要。意義(Meaning)來自我們每天的生活,例如碰到一些情境,必須運用一些有創意的舉措解決之;與美好的人事物相遇,留下感動的生活經驗;汲取正確的態度、價值觀...等。尼采認為當人知道為什麼要活著,或找到活著的意義時,人就會有意願去承擔各種苦痛,這也印證了Frankle 醫師所言:找到生命意義是非常重要的。

在中臺護理系已40年,今年首次碰到系主任難產。我想人有時會怕自己犯錯,而做個旁觀者,但對別人所做的決策又心生不滿。在此呼籲:「請站到中間來,不要再做個旁觀者。」我深信就是冷眼旁觀者,內心還是有熱情的,請勇敢伸出手接受,挺起肩膀承擔,不要錯過生命意義的呼喚。

命運可以奪走我們許多東西,例如健康、工作、親人、青春...,但奪不走我們要用什麼態度來面對生命的自由。當我們接受生命意義的召喚,操練內在心智的堅強,日日歷經轉化的喜悅,我們必然會在世界留下美好的足跡。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