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~ ~ 歡迎來到中臺科技大學護理學院 ~ ~

 
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
碎片時光的學習

碎片時光的學習

110年12月胡月娟

進入校門一轉彎,馬上可見積木牆,不知其寓意為何,隨著片段(碎片)式學習的倡議,好似愈來愈能體會積木牆拚構、堆疊的意義。

打入片段式學習 (Fragmental learning),請Google大神幫忙搜尋,立刻可見Fragment是Android的一項技術:Fragment依附在Activity中,透過載入不同的Fragment,讓人可以依照需求對程式畫面進行有效切割,或利用片段來適應不同的螢幕尺寸裝置。這個新的類別是從Android 3.0之後才被導入,當Activity消滅時,依附其上的Fragment亦會隨而被消滅。

21世紀是物聯網無所不在的世紀,透過行動科技,文本、圖案、相片、視聽、影像...,皆為隨手可得的教材。只要有網路,時空可謂毫無隔閡。

在資訊化的社會,教育是構築一個連結、數位、個人與終生學習的體系,及型塑一個不斷學習的社會,讓每一個人可以隨時、隨地學習。

雖然透過網路科技,每個人都極易與人溝通、汲取資料,但也可能隨時會被干擾而中斷學習。在課堂上常可見學生邊看手機邊聽課;面對電腦在打字寫功課,螢幕上同時開著社交軟體 (如Line) 在接收與回答...。

有人統計,對大多數的學生而言,要能整整一小時不受干擾的學習還真難。這種片段式或碎片式的學習時光,可能導致缺乏沉思與反省的過程,或學習基模(schema)的活化受阻。既然片段或碎片式學習不可避免,就得深思其因應之道。

有人認為未來的大學應是高等教育與終生學習的結合體,它提供一個開放式的教育空間,當人們在社會上,心感缺什麼時,就到大學來補足那個缺口。隨著發現問題、解決問題的積累,人們漸漸形成一個以運用為導向的知識體系。這種片段或碎片式學習期雖然很長,但其職涯探索結果應是較穩定者。日後大學給予的畢業證書將是陳列人的學習歷程,以證明人有資格從事某種行業。

台灣人平均壽命已達80歲,三十而立的時代距今二千多年前,或許應上修至四十或五十而立。例如2019年的諾貝爾化學獎得主John Goodenough,97歲那年才得獎,這位Goodenough大師從小有閱讀障礙,54歲熟齡失業,58歲發明鈷酸鋰電池,75歲發現磷酸鋰電池,讓人們可以帶著手機、平板、筆記型電腦到處跑,目前一星期有五天在實驗室。
碎片或片段式學習,需要學習者重構所學,以形成一個知識網絡,並藉由口述、手寫...等,以做知識的再組、整合、與建構。

知識爆炸、知識半衰期好似已不適用於目前,互聯網夷平了傳統的教育階梯,碎片式學習讓人們遇見問題時,採取行動及不斷調整行動,直至問題解決,這個過程讓人學習到經驗的堆疊,不斷運用與重整經驗,而內化成自己的知識體系。王陽明先生的知行合一,Benner的經驗學習理論,或盛行的情境模擬教案...,皆在訓練人如何抓住瞬間,找到方法,解決問題,或許這也是積木牆的意涵吧!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